李安说,她是张爱玲 “行家”

发布日期:2020-03-28 21:59:27   来源 : wangluo    作者 :wangluo    浏览量 :434
wangluo wangluo 发布日期:2020-03-28 21:59:27  
434

李安说,她是张爱玲 “行家” | 编剧大师分享课(七)

电影君 电影杂志 MOVIE 前天

 

 

刘恒,述平,朱天文,芦苇,何冀平,岸西,王蕙玲,韦家辉……

这些熟悉但久不曾露面的名字,

都可以关联出很多优秀的中国电影。

 

他们都是曾获得过“金鸡”“金像”“金马”

“东京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等国内外众多奖项的著名编剧,

也是当代华语电影史上著名大导演们最钟爱的创作伙伴。

 

他们创作生涯皆超过三十年,

亲历了整个华语电影的跌宕起伏,

见证着一次次萧条的“寒冬”和火热的“炎夏”。

 

把他们的创作理念和过程提炼,汇集成“8节课”,

可以看出,

真正的创作者们无畏寒冬。

 
 

第七课

用英文表达东方思想的技巧 

 
 

 

编剧:王蕙玲

 

常合作导演:李安、吴宇森

代表作品:《饮食男女》《卧虎藏龙》《色·戒》《神话》《太平轮(上)(下)》等

 
 
1992年李安导演正要筹备拍摄《饮食男女》时,他向制片人徐立功“吐槽”找不到编剧,于是徐立功立刻给李安推荐了一个人——王蕙玲。
 
在此之前王蕙玲虽然踏入编剧行业已经十年,但创作的作品大多为电视剧,鲜有机会涉足电影。接到这次创作任务,她只花了一个星期就把剧本写了出来,李安看完却笑得合不拢嘴。
 
笑,是因为他“get”到了王蕙玲所有隐藏的玄机和幽默的细节。
 
回到台北,李安约王蕙玲进一步聊剧本,这一聊就是十二个小时,仿佛像老友一般默契,王蕙玲曾回忆说:“在我心中,他就像是自家大哥一样,亲切又能在戏剧写作上提携指点我。”
 
 
▲《饮食男女》剧照  
 
 
非科班出身却从事剧本创作的王蕙玲,自诩为一匹“野马”,并不爱研究电影,也不谙剧作套路,是李安常常叮嘱她:要做类型电影的研究,前辈们已经整理出来了”游戏规则“,如果不借鉴经验,只是凭自己的感觉走,总是会有危险。
 
“(李安说)要懂江湖规矩。”王蕙玲觉得,说这句话时的李安像极了李慕白的口气。
 
参与编剧《卧虎藏龙》,也是临到开拍前三四个月时,李安找到她帮忙。
 
“我想我是在结构上帮了一些忙,原本故事写的是俞秀莲和玉娇龙之间两个女人之间的感觉,没有着墨李慕白和玉娇龙彼此勾缠的戏,但电影需要将这两个武学上旗鼓相当的对手连结起来,一种降服与臣服的关系无论在武打或爱情上多了几层交织的含义。”
 
 
▲《卧虎藏龙》剧照  
 
 
凭借《卧虎藏龙》,王蕙玲入围了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改编剧本奖、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改编剧本奖、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等在内的多个奖项。并从此成为李安“华语电影”的御用编剧。
 
“我必须说人生因缘非常神奇,不是《卧虎藏龙》,我就做不到《她从海上来─张爱玲传奇》;不是李安,我也许永远不会去碰《色·戒》。”
 
在2004年做完电视剧《她从海上来——张爱玲传奇》的编剧创作后,王蕙玲把有关张爱玲的资料都打包“封存”,想着应该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再用到了,毕竟她已经“生活”在张爱玲的世界里三年多了,甚至还在上海安了家……
 
 
▲《色·戒》剧照  
 
 
可前脚收拾完,后脚李安又来找她,说自己下一部作品是张爱玲的《色·戒》……王蕙玲听后就愣住了,脑子里就浮现两个字:完了!
 
在王蕙玲看来《色·戒》是张爱玲众多作品中,最精简、最神秘、最参不透的一部,看似三言两语讲完的一场“战争”,中间留下的空白却有无数,让人不得不打开脑洞思索,甚至“细思极恐”。
 
“原著淡淡几笔,隐讳得很,张爱玲眼在制高点,心则在人间。她的文字带着一股悠悠仙气,让人打不到摸不着,也像一缕精魂,没有起没有落,没有句号与逗点,精炼至极,其实她是挑剔自己到没有人可以再挑剔她的地步,我们随着文字闪烁的光芒下探,才发觉那么短短一篇小说竟然黑到深不见底,文字的后劲更是震动了我们的五脏六腑……”
 
这是王蕙玲在台湾接受蓝祖蔚采访时流露的感受。
 
 
▲《色·戒》剧照   
 
 
王蕙玲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改编《色·戒》,确切的说是没有勇气要这么做。但李安导演很坚决,决定的事情纵使有再多困难也要迎难而上。对此,王蕙玲说:“除了拔刀相助,我似乎没有其他选择。”
 
在试图改变这部作品的过程中,王蕙玲觉得首先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找寻出原著中的“关键词。”
 
具体拿《色·戒》原著中的一句“原始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虎与伥的关系,最终极的占有”来讲,便是用“虎”与“伥”来形容易先生与王佳芝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意味着侵略者与奴役之间的关系。
 
俗话说“为虎作伥”,张爱玲用它来形容这些人物关系,在王蕙玲看来极为贴切,“一方面适用于日本侵华时期的汉奸行径,多少人心甘情愿地为征服者服务尽忠?另一方面却也适合转化成为老易与王佳芝的关系,真诚鲜活的王佳芝,让原本已经心死的老易重新活了过来;原本已经枪决死了的王佳芝,却永远活在他的心里,你不免要问:那到底谁是虎?谁是伥?谁是人?谁是鬼?”
 
 
▲《色·戒》剧照   
 
 
所以在做第一稿剧本时,王蕙玲决定把小说拆解开来,“就像拆闹钟一样,把《色·戒》的小说整个切碎拆散,彻底地把它解体了。”因为这是她面对如此“文字魔障”时,唯一能摆脱困局的方式。
 
“我的第一稿剧本完成时,其实时空跳动得比原著更厉害,我刻意要让时空前后乱跳。”但李安看完后却告诉她:“故事没有这么艰难,还是让观众看得懂。”这句话,让王蕙玲重新回到原著的原始架构里,并不再局限于已有的内容中。
 
李安曾说过:“我只在乎人,我的镜头只服务演员。角色人物的感觉出不来,一切都是空的,玩再多的镜头变化都是没有意义了,唯有人物刻画得繁复多层次,角色才会活泼鲜明。”
 
这让王蕙玲记忆深刻,既然电影中最重要的元素是角色人物,那剧本自然也要为人物“服务”。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李安导演曾经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会说:“汤唯是微不足道的,真正有价值的是王佳芝”。
 
当年《卧虎藏龙》提名奥斯卡时,王蕙玲被邀请到洛杉矶参加颁奖礼,那次她特意走访了张爱玲曾经在Westwood的故居,也是为即将要创作的张爱玲传记电视剧做准备,但谁曾想,缘分就这样悄然地埋下了种子。
 
 
▲王蕙玲 
 
 
李安说,王蕙玲是研究张爱玲的一个“行家”。
 
他觉得张爱玲是一个把东西方文学以及中英文表达都做得极端好的一个中国人,也正是她东西方文学和语言都融合得这么好,才会让读者们都为其吸引。而王蕙玲也是如此,她可以用中文讲述一个西方人都能理解和感受的中国故事,并且再将其转换成贴切又富有诗意的英文表达出来。
 
张爱玲生前最后的住处位在罗切斯特大道10911号,而在其对面就有一家电影院,那时刚好正在上映《卧虎藏龙》,王蕙玲心想,如果张爱玲还在世,会不会也去看看《卧虎藏龙》?
 
“毕竟,李安和张爱玲都是最懂得用英文表达东方思想精髓的人啊。”
 
 
▲《卧虎藏龙》剧照  
 
(素材来自蓝祖蔚和《南方都市报》的采访)
 
 
 
橄榄油
薇兰
阿闍梨
东莞爱拍达影视传媒
地址:
电话:
邮箱:
Q Q:
广东东莞东城大道33号方中金澳花园A座305-309
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