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拍电影
形象推广

用影像/短片/网站制作  帮助企业推广形象
整体营销形象推广热线  13360687202
新闻详情

韩国电影全面超过中国了吗?

发表时间:2022-09-19 10:47作者:后浪电影

图片


要认真全面地回答这个问题,会有几个截然不同的标准。


比如疫情至今的这段时间里,中韩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数量的对比,或是中韩两国在人均观影次数上的对比,以及在豆瓣电影Top50的名单里,中韩电影所占数量的对比等。


选取的对比标准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也会有很大不同。


针对这个问题,「后浪电影」诚邀《沉默的夏天》的导演李沛然,以及《枪稿》的主笔子戈,进行了一次深入讨论。



奖项和市场

POST WAVE FILM


后浪电影:先从欧洲三大电影节和奥斯卡的角度,来做一下对比吧。


子戈:先看奥斯卡吧。中国电影在奥斯卡上的表现,从10年前,也就是李安导演之后至今,基本上就断代了。但韩国电影那边,近几年有奉俊昊的《寄生虫》,**部获得**影片的外国电影,属于是最高奖项——这个是很明确的一个对比。


然后欧洲三大电影节,我们可以主要看一下戛纳电影节,因为戛纳是国际公认的艺术电影的最高奖嘛。


我这里稍微做了一下统计:在2015年以后,中国只有两部电影入围戛纳的主竞赛单元,分别是2018年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和2019年刁亦男的《南方车站的聚会》


韩国电影就不同了,2015年之后的表现非常出色,从2016到2019连续四年,都有电影入围主竞赛,而且还是分别来自四个导演的五部作品,比如2016年朴赞郁的《小姐》2017年分别是奉俊昊的《玉子》,和洪常秀的《之后》2018年是李沧东的《燃烧》2019年是奉俊昊的《寄生虫》。


今年朴赞郁凭借《分手的决心》拿到**导演宋康昊靠《掮客》拿到**男演员——这样看上去,韩国电影确实出尽风头。


总结来说就是:2015年之后,韩国一共有6部电影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而且拿到一座金棕榈、一个**导演和一个**男演员;而中国只入围两部,还颗粒无收。


图片

《南方车站的聚会》(2019)


李沛然:用数据来说话,就是这么直观,而且大家都可以查到。其实除了戛纳,我们看其它的奖项其实也一样。


比如说柏林,从2020年疫情开始到现在,中国只有一部《隐入尘烟》入围,此外再没有中国电影长片,在重要奖项上出现过。


也就是说,单从这些***别的电影节奖项上,韩国电影的拿奖数量,肯定是超过中国的。


后浪电影:虽然数据显示的事实如此,但情感上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子戈:接不接受,这都是事实,因为数据比什么都直观。顺着影展这事儿,我还想延伸一点,就是从创作者的维度,看一下他们在电影节上的表现,以及在这之后的命运。从各自后来的遭遇,也能大致看出来一些情况。


比如奉俊昊、朴赞郁这一波导演,在韩国被称为“386世代”:出生于1960年代、1990年代,差不多30多岁开始拍电影——跟他们相对应的中国导演,刚好是第六代,也就是娄烨、王小帅、贾樟柯这帮人。但是,你现在看这两拨导演的现状,其实差异非常大。


我可以举个例子,韩国“386世代”的导演,因为经过了一个特殊的政治进程运动,他们就以那个年代为背景,拍出《杀人回忆》——


虽然是一个犯罪片,但侦破凶杀案的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反而是怎样去还原韩国当时军政府独裁的时代氛围:由于政府的高压政策,造成民间戾气丛生,就给极端犯罪事件制造了土壤。


所以《杀人回忆》是一部以小见大的电影:表面上是在拍凶杀案,但实际上是拍时代背景。


图片

《杀人回忆》(2003)


后浪电影:对,这是个特别能以小见大的事情。


李沛然:除了子戈老师说的,我想从另外一个维度补充一下,就是票房数据,尤其是中韩两国的观影人数,我也大致查了一下数据,我们就以2019年为切面,毕竟之后疫情对市场影响太大。


2019年,中国的人口基数是14亿,韩国是5200万——中国是韩国的26倍。那我们后边谈的数据,都以这个26倍做基础。


2019年中国的总票房是642亿,银幕数是69000块,全国观影人次达到了17.27亿次——这样算下来的人均观影次数则是1.23次


对比来看韩国:2019年韩国的总票房是107亿(这个是我换算成人民币后的数据),但观影总人次是2.2亿,也就是人均观影次数是4.37次


2019年,中国的人均观影人次是1.23,韩国则是4.37——从经济的角度看,韩国电影同样是超越了中国的。



电影与性格

POST WAVE FILM


后浪电影:既然纯客观我们完败,那我们就从主观创造力上来一决雌雄吧比如我们说一下中韩两国电影的性格,两位老师意下如何?


在我个人的观影经验里,觉得韩国电影特别生猛、有力量,带着一种近乎野蛮和执拗的狠劲儿,总是带有一种斗争性,总得来说就是稍微偏狭、过激了一些。


反观中国电影,似乎就更多样化一些,而且整体来说给人一种疏阔的感觉,就是不会那么偏狭,相对来说更温润、宽厚。


图片

《太极旗飘扬》(2004)


李沛然:这个可能跟韩国的民族文化和性格有关系。你们有没有发现啊,韩国民族性格里有“怨”和“恨”,这也可以是刚说的斗争性的一种。在历史上,韩国是一个非常倒霉的、经常受气的国家。


根据统计,在历史上,从公元元年到朝鲜建国,韩国平均每6.94年就要被侵略一次:其中高丽时代被大陆入侵125次,海上入侵292次,共471次,平均0.9年一次朝鲜时代的519年里,大陆入侵192次,海上入侵168次,平均1.44年被侵略一次;1910到1945年,韩国又被日本占领,二战后又南北分裂。


你看这个数据,都能感受到:韩国在历史上确实是经常被侵略、被欺负。


长期这样的历史,就养成了韩国两个民族性格:一个是享乐主义倾向,缺乏长远计划;另一个就是刚说的那种怨恨情结——而这种“怨恨情结”,也就是刚提到的生猛、有力量、有斗争性的韩国电影的特点。


比如说《熔炉》,相比于事实,它更在乎的是观众观影时那种怨恨的情绪,有没有得到充分的调动:就是韩国电影一定要在情绪上把你憋堵到**程度


至于你刚说的中国电影有疏阔的性格,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换一个更直接更中肯的词汇去形容,就是中庸——说白了,中国电影就是在追求一种中庸的感觉,而韩国电影则更**、更极端。


图片

《熔炉》(2011)


子戈这也跟后来两个国家的监督方式发生巨大变化有关系:


韩国电影是分级制,可表现的题材、思想,以及可以挖掘的人性的、伦理的深度和广度,都对中国造成了实际情况上的碾压,比我们要更广、更深也更彻底。也就是说,其实韩国电影比中国电影更丰富、更幽微也更广阔。


李沛然:而且也不见得韩国电影就只有偏狭、极端的那一面,比如说韩国的情色电影。韩国有很多我们难以想象的情色片。


这里,我只想聊一个大家可能都不太熟悉的电影,就是李秉宪在2004年主演的《谁都有秘密》,这是一个喜剧爱情片,可故事要说出来,可能会让你瞠目结舌:就是说一个男子如何诱惑一家三姐妹的故事——他跟三姐妹都有一腿,最后他娶了最小的妹妹。


图片

《谁都有秘密》(2004)


听起来是一个很道德堕落的电影是不是?但其实这个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在性格和心智上获得了成长。对很多女性观众来说,她们的收获就更大了:她们觉得这个电影,教会了她们应该正视自己的欲望,应该学会去怎么去拥有爱。


韩国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电影,很涓涓细流、润物细无声。


后浪电影:是的,韩国不只是有金基德那样挑战人性底线的情色电影,比如《漂流浴室》《坏小子》《春夏秋冬又一春》等。


还有很多比较温暖的,或者说是喜剧色彩很明显的情色电影,比如说《色即是空》系列——如果从情色片的角度看,中国电影好像也差一口气?


李沛然:中国好像没有拿得出手的情色片……李玉导演的《苹果》算不算?


子戈:《苹果》好像也没那么美好。你看韩国同类题材的电影,都是让人觉得美好的东西,比如《美人图》《绿色椅子》之类。


图片

《春夏秋冬又一春》(2003)


后浪电影:其实章明导演的《巫山之春》据说很棒,可惜看不到。


李沛然:这可能也跟两国观众对电影的态度不一样有关系。我们这边对待电影的态度是什么,就不过多展开了,就单说韩国。


我看过一些报道,说韩国人之所以喜欢进电影院,是因为电影就是他们的娱乐工具,一种生活方式。平时工作和生活太累太压抑了,就去电影院发泄;有什么愿望是现实里实现不了的,也去电影院发泄发泄……诸如此类。


但在中国市场里,看电影更多还是被定义成一种消费行为,而不是已经完全融入生活方式的娱乐手段。



借鉴与学习

POST WAVE FILM


后浪电影:我有一个假设性提问:如果承认韩国电影已经全面超越中国,那韩国电影应该成为我们学习的对象吗?


子戈:这个问题明显落后了,因为中国电影已经在学习韩国电影:《我不是药神》对标的韩国电影就是宋康昊主演的《辩护人》。


图片
《我不是药神》(2018)

首先你看两部电影的海报,同时也是一部电影最表层的东西:主角都坐在那儿吃东西,但对着镜头在大笑,对吧?但这个海报上的笑,跟整部电影悲壮的气质有些反差。

图片
《辩护人》(2013)

其次我们再看这两部电影的结尾。

在《辩护人》里,宋康昊扮演的民权律师遭到政府逮捕,当时釜山有很多律师同行赶到现场,自愿做他的辩护人,法官则把这些律师的名字一个个念出来——

镜头也就顺着这些被点名后站起来的律师,一路拍过去——电影在这里的表意很明确:电影讲得就是人物的觉醒

在《我不是药神》里,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场景,就是徐峥坐在囚车里,路两边全是一个个白血病人,不断摘掉自己的口罩向徐峥那个角色致敬。

巧合的是,如果你有时间去做对比就会发现,这两个部分连在配乐的风格、旋律、结构和形式上,都显得那么的相似。但我不是说这个配乐是抄袭哈,我只是说这两个东西有很强的相似性:都是同一段旋律的不同重复,在一个章节结束后又加进一个新的乐器,就这样循环往复。

最后是最重要的点:无论《我不是药神》还是《辩护人》,本质上都是在说一个原本上还算滋润的小人物,遭遇了一桩人生大事,然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等到故事最后获得觉醒:《辩护人》是说宋康昊从一个税务律师变成了一个民权律师,《我不是药神》则是在说一个卖精油的,最后变成了一个卖特效药的。

图片
《辩护人》(2013)

后浪电影:李老师觉得呢?韩国电影是不是很值得中国电影去借鉴学习?

李沛然:其实互相学习这件事,在电影里从来都是公开的秘密。比如韩国电影,就特别喜欢1980到1990年代的香港电影,所以他们就经常在韩国电影里,去改编这些香港电影里的细节,比如《英雄本色》《喋血双雄》等这些电影,都是韩国类型电影的模范对象。

或者换句话说更切合实际:这个情况在电影行当里一点都不稀奇,大家就是你学我、我学你,就看你自己玩得好还是不好。

不过我自己亲生经历过一个真实发生的例子:2007年,韩国电影导演李沧东带着他的电影《密阳》《绿洲》来北京电影学院做放映交流,当时我正好在电影学院,就当面问了他一个问题:

“现在韩国电影发展势头很好,请问韩国电影有什么值得我们中国电影人借鉴和学习的地方吗?”

当时李沧东的回答让我特别意外,他说:“尽量不要去学习韩国电影,请相信这绝不是谦虚的话。”

在李沧东眼里,中国电影一直都处于中心的位置,从来没有被边缘过。

(*因对谈内容过多,这里只截取极少一部分,以飨读者)


分享到:
地址:东莞市道滘镇鼎峰香堤雅境花园164栋2楼
电话:13712256914       
手机:13360687202  
邮箱:daosvideo@qq.com      QQ:815843553
手机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