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电影往事

发布日期:2020-03-26 08:23:29    来源:电影专家,东莞爱拍整理    作者 :电影专家    浏览量:20165
电影专家 电影专家,东莞爱拍整理 2020-03-26 08:23:29
20165

上海滩电影往事
电影专家
20年代末中国电影走向了商业竞争
但是高质量电影何时再出现
还要靠新一代电影人的登场
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在三、四十年代的上海滩不断回响
以蔡楚生、费穆、孙瑜、吴永刚为代表的第二代电影人

 

上海滩电影往事

东莞爱拍电影

第二代电影人是指活跃在19世纪30、40年代的这一群导演,他们跨越了几十年的电影创作历程,他们从中国民族电影业起步到辉煌,一些人都具有良好的教育背景,还有一些人是第一代导演的助理,他们经历了中国电影史上最辉煌的创作时期,又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战乱。但是他们的创作始终没有停止。这一时段的后期很多电影开始为意识形态服务,但是这一代电影人依旧能够创作出属于自己的优秀作品。

日益加剧的商业竞争反而使得一些想要投机取巧的从业者开始退出电影业,一些电影人开始静下心重新选择制作高质量的影片,建立新的市场秩序。罗明佑就在这时进入电影制片行业,成立了联华影业制片印刷有限公司。自此,中国电影在当时形成了联华公司、明星公司和天一公司三足鼎立的局面。

联华公司推出的《野草闲花》(孙瑜编导)、《恋爱与义务》(卜万苍导演)、《桃花泣血记》(卜万苍编导)这三部影片都是由阮玲玉和金焰担任主演,受到了广大青年和知识分子的好评。成为了“国片复兴运动”代表作,为“新兴电影运动”打下了基础。

《桃花泣血记》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出电影人对于符号化的运用,桃花在片中作为女主角梅姑的象征,它的成长与女主角的一生契合紧密。影片与当时的社会紧密相连,最后富家夫人和男主人公流露出的悔意也正是创作者在利用电影的教化这一功能。

《桃花泣血记》(1931)

19世纪30年代,美国有声片开始传入中国,中国电影人也对此进行了积极的尝试,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明星电影公司和上海百代唱片公司联合摄制的中国第一部有声片《歌女红牡丹》,以及天一影片公司由邵醉翁和李萍倩联合导演的《歌场春色》,前者由于环境音未能完全消除而有一定遗憾,而后者由于大量电影和歌舞明星参与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但是由于有声片设备并没有完全普及到全国,所以此后几年还是依旧是有声片与默片混合占据市场的形势。

很快, “新兴电影运动”在中国内忧外患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兴起的,观众要求电影创作者能够对当下的现实生活有所反应,而不是一味在大荧幕上编织美丽虚幻的梦。新兴电影运动大致经历了1933年的高涨,1934-1935年的曲折绵延和1936-1937年的重新高涨这三个阶段。期间有许多优秀的贴近现实的电影作品出现。 

孙瑜在30年代有“银幕诗人”的称号,在清华大学毕业后,他又去了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深造,后来又去了纽约摄影学院学习摄影。他的作品富有浪漫意趣的诗化风格。他在清华大学求学时就迷上了电影和诗歌,后来去了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再后来又去纽约摄影学院学习电影。《故都春梦》是罗明佑本身亲自创作的剧本,取材于北京郊区某小学老师贪慕虚荣、浮沉宦海的真人真事,人物自身所带有的悲剧色彩又加上孙瑜细腻的艺术手法处理,使得罗明佑自此坚定了电影制片的决心。孙瑜之后较为出色的影片还有讲述一群年轻的筑路工人保家卫国的《大路》和讲述清末历史人物武训乞讨办“义学”的《武训传》。

《武训传》

费穆是中国人文电影大师,1932年开始在联华公司担任导演,同年导演了电影《城市之夜》。1936年导演的《狼山喋血记》被认为是国防电影的代表作,在这部影片中他用“狼”这一形象来暗喻敌人,鼓励大家团结起来抗击敌人。

他导演的《小城之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蒙尘的钻石”,影片在美术设计上强调景与情的交融,影片的重头戏也都安排在晚上,更容易烘托人物的心理状态,镜头的调度也具有缓慢而优美的流动感,最独特的是,影片采用了一种首尾相连的环形结构,是一种整体性闪回,是女主角周玉纹内心历程的直接外化。费穆还执导了由梅兰芳出演的中国第一部彩色影片《生死恨》。虽然最终由于技术原因并没有达到完美的彩色理想效果,但是不能否认剧本创作和电影与舞台结合给后人带来的新的经验。

《小城之春》

蔡楚生最开始进入明星电影公司,担任郑正秋的助理导演。1934年自编自导的《渔光曲》是这一时期十分现实主义的作品,《渔光曲》讲述了少爷子英和一对穷苦姐弟小猫小猴自小一起长大,最后经历了各种苦难,三人最终又在熟悉的渔光曲音乐中重新回到海边打鱼。《渔光曲》延续了蔡楚生老师郑正秋《姐妹花》的放映辉煌,当时上海的观众纷纷涌进电影院去观看小猫、小猴这对姐弟的悲苦经历。

《渔光曲》

蔡楚生另外一部有代表的电影作品是与郑君里合作导演的《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部堪称中国史诗级电影主要描写了一个家庭在抗日战争时期国家形势发生剧变时的悲欢离合的故事。影片在聚会那场达到了整部影片的最高潮,现场群众演员都集中在宴会厅的时候,场面调度十分精妙。为了这部电影,蔡楚生花费了许多心血,身体持续不断的低烧而且咳嗽,最后是由郑君里代为现场指导。

《一江春水向东流》

吴永刚第一次担任导演就指导了中国电影默片的最高峰——《神女》,尽管是许多艺术家已经描写了许多次的材料,但是他紧紧抓住了人物生活心理的矛盾,将女主人公内心的矛盾在大银幕上得到了完整的呈现,同时在构图方面也有意识的使用了一些对比构图以及纵深构图使得影片更具有艺术性,加上阮玲玉的出色演技,使得该片成为默片杰作,但自此中国默片也几乎走到了末路,市场的需要使得有声片渐渐地充斥市场

从影片本身来看,它深刻地对当时社会的不公平发出了控诉,阮玲玉饰演的女主人公在片中既是一个妓女,但同时又是一个母亲,她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所以这是一个幡然醒悟不再受恶势力压迫的反抗者姿态。因此将神女这一形象综合了各种社会现实对社会边缘人物所造成的压迫,刻画深入人心。

《神女》 

袁牧之最重要的作品都是有声片,在第二代电影人这里,中国电影完成了从默片到有声片的转化。由袁牧之编剧、应云卫导演的《桃李劫》是第一部遵循有声电影观念进行创作并获得成功的电影,这部影片讲述了一对刚毕业结婚的夫妻最终被生活压垮的故事。之所以是遵循有声观念的作品,体现在创作者对于声音的有意识使用上,女主角在虚弱地提水上楼之时,画外是机器运作的汽笛声,然后她从楼梯跌落,尖叫声与汽笛声便交织在一起。

《神女》

但是袁牧之最重要的代表作当属《马路天使》,这部影片讲述的是在大都市生活下的底层人民苦中作乐的故事,在都市洪流裹挟的大背景下,导演对于小人物生活状态描写的深刻与生动是非常值得当今电影人所学习的。著名的电影史学家乔治·萨杜尔评价这部影片是“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先驱。”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影片一下子就捧红了周璇,影片中的《天涯歌女》、《四季歌》和《夜上海》这三首歌曲都是由周璇演唱的,尤其是周璇在影片前后两次唱出《天涯歌女》时,完全不同的心境形成了明快与悲伤这两种完全不同的银幕风格,即使历经了几十年这些歌曲在如今还有许多忠实的拥趸。

《马路天使》

这一时期重要的电影人还有沈西苓、程步高、史东山和方沛霖等等。在世界影坛上30年代的的中国电影形成了三种学派:以孙瑜、沈西苓和吴永刚为代表的构成30年代中国电影主体的诗意派,以袁牧之、程步高和史东山为代表的具有创造性的写实派和以蔡楚生、方沛霖为代表的商业通俗派导演。

30年代后期,战争带给中国电影的,是创作和生产格局的转变。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电影形成了国统区、租界区、沦陷区和共产党根据地四个分区。孤岛电影是这一时期值得受到关注的现象,这一地区的制作者由于一些审查制度等原因,无法直接表达抗日内容,而是借助商业片的故事外衣去隐晦的表达创作者的自身意图。这一时期最值得注意的影片是《木兰从军》,影片借用了古代故事,来鼓舞当时的观众能够坚定抗日的决心。

《木兰从军》

抗日战争结束以后,大部分从业人员重新聚集上海,这一时期电影人面临着成本激增和器材匮乏和外国电影的竞争等多重困难,但是依然制作出了像《八千里路云和月》《一江春水向东流》《小城之春》这样的影片。

《小城之春》

第二代电影人在电影创作的过程里经历了许多,而随后他们个人也随着时代和自身的原因做出了人生中不同的选择。随着战乱等其他原因,第二代电影人散落四方,可以说分散在了世界上华人聚集的各个角落。

在30、40年代里,尽管有各种电影理论和观点之间的相互碰撞,但是他们的创作环境相对比较宽裕,因此第二代电影人可以说是“百花齐放”,他们在影坛上奋斗的时间非常久,为中国电影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比起第二代电影人在30、40年代的辉煌,第三、四代电影人相对没有那么幸运。新中国建立以后,电影生产收归国有,各地开始兴办起类似于事业单位的电影制片厂,对于电影实施审查制度。下一期我们将重点讲讲遭遇了长期空白期的他们,是如何在突破重重考验之后创造出优秀作品的。

 

碧桂园
票据
发布公告
东莞爱拍达影视传媒
地址:
电话:
邮箱:
Q Q:
广东东莞东城大道33号方中金澳花园A座305-309
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